金福彩票

                                            来源:金福彩票
                                            发稿时间:2020-07-05 13:09:16

                                            据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介绍:患者女,27岁。6月12日入院,6月13日进行气管插管辅助通气,此患者疾病早期表现为“疫毒闭肺,阳明腑实证”,出现高热、咳嗽,黄粘痰,喘憋气促,大便不畅,小便短赤,舌红,苔黄腻,脉滑数。患者病情变化迅速,入院第2天即出现呼吸困难,呼吸衰竭,行气管插管机械通气,病情进一步加重,6月15日进行ECMO生命支持治疗,出现神昏,烦躁,汗出肢冷,舌质紫暗,苔厚腻,脉浮大无根,中医诊断邪热内闭,阳气暴脱之危重,在“益气固脱,通腑泄热”以“人参、生大黄、葶苈子”为基本处方,配合给予安宫牛黄丸。病情逐步稳定,于6月26日患者成功撤除ECMO,7月3日撤除呼吸机,目前神志清楚,继续给予“益气养阴,清热化湿”治疗。身体正在逐步恢复中。

                                            安宫牛黄丸会用、用好能发挥奇效

                                            参与研究的方格罗教授表示,了解大流行状态下的病毒历史很重要。他们在不同实验室间用不同病毒标记物进行了二次测试,重复了所有数据,跟踪了病毒基因组,得出的结论始终一致。方格罗认为,该研究成果可以作为研究流行病学的工具,用以了解病毒演变,提高病毒的可追溯性。

                                            对于该病患的治疗情况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非常上心,近期天天都会去看。刘清泉院长向健康时报记者讲述了该病例服用安宫牛黄丸治疗的经过。

                                            关于安宫牛黄丸是否可以普遍运用于治疗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上,刘清泉院长表示,这是不可以的,安宫牛黄丸只对高热、燥热,即中医上讲的热毒内陷营血和心包时才会去使用。 “中药讲究辨证施治,每个方子都有其具体的适用症、适用者,并不能普遍使用。”

                                            只可用于急救,不能用做日常保健服用由印度中央政府文物管理部门管辖的3691处观光景点7月6日重新向游客开放,这些景点包括世界文化遗产泰姬陵、红堡等地。印度政府提醒观众在景区内要全程注意社交距离和个人卫生。

                                            这一发现比美洲大陆确诊的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即今年1月20日美国确诊首例病例早2个月,比巴西政府今年2月底通报的首例确诊病例早3个月。报告指出,新冠病毒早在世界范围内宣布第一例确诊病例前的1个多月就已经出现在巴西。

                                            在治疗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中医用药方面,刘院长介绍,除了安宫牛黄丸之外,在治疗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上用的最多的中药是一种汤剂,汤剂中以人参、生大黄、葶苈子为基本处方,有泻热的作用。凉血解毒的血必净注射液、生脉注射液、痰热清注射液等也在被使用。

                                            “安宫牛黄丸因瘟疫而诞生。”刘院长说道,瘟疫包括瘟和疫,瘟是以热邪为主,疫病则以浊气为主。瘟疫大多会引起神昏和痹证,都是由于神气不通所致。瘟病三宝:安宫牛黄丸、紫雪丹、至宝丹(也有说是苏合香丸),均为急救之品。

                                            “会用、用好安宫牛黄丸,找准适应症,对症下药,安宫牛黄丸是可以发挥极大功效的。”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安宫牛黄丸在武汉地区的新冠肺炎患者诊治中也被使用多次,而且在北京地区,不仅在该名患者身上发挥了效果,还有一两例患者仅仅服用一两丸,其高热症状就得到了缓解。